月与樱之歌

【Kingsman】【Hartwin】do you think about that a lot

咕唧蛋:

作者:kingsman-lancelot (AmieJ9)

分级:PG-13

配对:Harry/Eggsy无差

原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57850

简介:艾格西和哈利在公交上互换了手机AU

授权:



Eggsy想,要用一个词来描述此刻的他,那就是“倒霉蛋”。

不是因为他现在正在公交上,也不是因为今天是周一。靠,就算雨水已经把他的发型弄得乱七八糟也没那么悲催。

一切都怪那全不列颠最为衣着考究贵气十足的家伙上车的时候,这辆该死的公交车上显然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座位,就在他身边。

Eggsy几乎能感到一句“卧槽”从全车人心中呼啸而过。他显然非富即贵,让人即便只是瞧他一眼,眼睛也受不住——看看他,他昂贵的西服,他的领带,还有他的伞。

Eggsy茫然地看着男人付了车钱,告诉公交司机不用找了,然后他真的弯下了腰对司机表达了谢意。

男人转身扫视车内,目光最终落在Eggsy身旁的座位上。他径直大步穿过过道,某一瞬间Eggsy特别好奇像他这样的男人出于何种意图才会选择了公共交通工具。

 “抱歉,请问您是否介意我在这坐下?”

Eggsy抬眼迎上男人的目光,几乎不敢相信这种事真的发生了。他有片刻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只是他的幻想,是不是公交上的其他人此时正看着他为一个并不存在的人挪位置。然而他还是动了,迅速低声咕哝了一句,“坐吧,哥们。”

 “非常感谢。”他彬彬有礼地回答。他解开定制西服上的两颗纽扣,坐下,然后再次扣上它们。“如果你直接坐下,会弄皱腰线。”注意到Eggsy正看着他,他解释道。

Eggsy有种被抓个正着的尴尬感,他转开视线,低头盯着手里的手机。“嗯,没人想要那样。”他这么说,仿佛他懂得该怎么穿西装似的。

无需多言,接下来的十五分钟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段时间,好吧,至少也是本周以来最糟糕的。大多时候他只是紧盯着手机屏幕——尽管它没有亮,并时不时偷偷(非常难以察觉)地瞥了身边的男人几眼。

公交车忽然毫无预警地颠簸了一下,他的眼睛的确专注于他的手机或许还是件好事,不然就会被发现他老在偷看了。手机从他的手中滑落,惊慌中他依稀意识到身旁的男人也遭遇了同样的不幸。

 “啊,擦——”

顷刻间坐在他们前排的年轻女人及时截住了他们的手机,免得它们滑走了。她转过身,向他们微笑示意,递出两台手机。

 “真是非常感谢,女士。”

 “不用,亲爱的。”

她微微红了脸,Eggsy就不装作她的羞涩是因为他了。这车上的每一个人大概都已经注意到他身旁的男人是这车上最好看的人。

但话说回来,公交车上一般不是个搭讪的好地方。

他把手机塞回口袋,下定决心他不会再偷瞄了。

要是他食言了三次……好吧,发毒誓什么的根本没用。

 

•••

 

之后Eggsy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直到那天晚些时候,午休时间过半,他待在休息室里坐在他最好的朋友——Roxy——身侧,她正欢喜地一点一点啃她的便当[1](“我才不是幼稚,我只是个恰好喜欢吃可爱的迷你三明治的时髦女性。”她曾这么对他说。)Eggsy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心不在焉地掏出手机,目光不曾从他们一起玩的填字游戏上挪开。

虽然他说的是“他们”,但其实指的是Roxy。他才不喜欢填字游戏,一点也不。

 “啊,倒数第七个。”他说,“是household。”

他向下瞥了一眼手机,皱起了眉。在一个绝不属于他的手机里,他收到了一条来自他自己手机号的信息。

密码是3367

噢,去他丫的。

Eggsy眉头紧锁,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什么时候拿——哦,噢,公车上的那个男人。

他输入密码,看着手机解了锁,眼前这屏保……并不是他的。也就是说——

 “Rox?”

 “Rox?”他几乎有些紧张地又叫了她一次。

她轻轻应了一声“嗯?”表明她正在听。

 “你,呃,你还记得我们在满是鸭子的水池旁拍的那张照片吗?”

 “你是说你试图喂鹅结果被攻击的那一次吗?后来你还边叫边跑?”

 “对,又描述了一遍真是多谢您。”

那次Eggsy最后留下了三处淤青,还有一个被鹅喙啄出来的咬痕。噢,那张照片里他还忙着逃脱那群鹅的魔爪,Roxy正冲着他哈哈大笑。

“是你先提起来的。”她满不在乎,“那照片怎么了?”

 “你最后一次把它设为我手机桌面是什么时候?”

 “呃……”她微微侧着头,手里的勺子柄一下一下轻敲在唇上,“昨天。那时你忙着帮Dan上班,把我一个人丢在了休息室里。”她轻声笑了,“怎么?你又把它给换了?”

 “不是,我今早可能不小心和公交上的一个男人互换了手机。”

 “他帅吗?”

 “什么——你就想问这个吗?”

 “别装得好像换成你不会问同样的问题一样。”

 “Rox,他穿着西装。”他投降了,“订制的西装啊。”

她的低笑声变成了十足的大笑,惹得Eggsy用手肘捅了捅她的肋骨。“那就约他出去!你看,要是我是直的,我就直接这么干了。”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是啊,但他现在大概认为我很怕鸭子吧。”

 “Eggsy,你就是怕鸭子。看看!你们已经开始了解彼此了。”

 “他至少四十岁了,Rox,而且他看起来挺有钱的,像他那样的男人对我这样的没兴趣。”

 “喂!”他所谓的好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传来一阵尖锐的疼,“才不是这样,你多可爱啊。他要看不出这一点,他不是傻,就是个直男。”

手机又震了一下。

我想对你我而言手机都非常重要,我们可以约个时间把手机换回来么?

 “天啊,你可没有告诉我他是女王级别的人物。”

 “他是一个,呃,‘绅士’。你看,人们不会平白无故穿订制西装的。”

她挑起精心修剪的眉毛。“所以你现在是在跟我说,你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男人,而且他现在正跟你发信息,但你居然还没回复他?”她一字一字地问道。

 “我——”

 “快点回复他!现在马上给他发消息!”

Eggsy翻了个白眼,再次解锁了手机。

当然。我今天六点后都有空

他几乎是立刻就收到了回复。

恐怕我抽不出时间。不过,我明天会搭乘同一班公交。

紧接着几秒钟后:

抱歉,但不得不说,你的桌面挺可爱的。

 “噢天哪,他在调情。”Roxy越过他的肩膀凑了上来。

 “不是,他不会——他就是——你懂——你为什么在看?”他反问道,这会儿他找不出其它回答。

 “他接受你啦,你很快会有一个糖爹了,这真是——噢,居然十二点三十五了!我艹!”

Roxy扔掉她剩下的便当,可惜没投中垃圾桶,她匆忙离开了休息室。

Eggsy赶在离开前回复了信息。

可不是,那天我在公园过得可不怎么愉快。

他把他的——好吧,并不是他的——手机塞进口袋,随着Roxy走进真正的地狱,又名在Waitrose超市整理货架的地狱。

 

•••

 

Eggsy万万没想到,今天他会和公交上遇见的那个超辣的男人发了一整天信息。他的手指几乎是黏在了手机上,整整三个小时——即使是工作的时候他也没有放下,惹来了几道不怀好意的视线。

所以你是个裁缝?其实我之前就是这么想的

我那么容易被看透吗?

这个嘛。你看,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在跟我解释为什么要解开外套的扣子

噢,还有你穿得就跟女王似的

有趣的推测,不过我相信如果我开始像女王一样穿衣,一定会有不少人替我担心的。

不清楚但我觉得你就算穿裙子也照样魅力十足

我很高兴你这么想。

Eggsy还来不及回复,他的手机突然就被从手里抽了出来丢进口袋。Roxy立马假装他们在谈工作,还停下来向他们路过的老板微微一笑。

 “你找到了你未来的丈夫我喜闻乐见。”一等他们的老板走远,她说,“但我发誓,要是你因此被炒了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鬼地方工作,我——会——废——了——你。”

她可真是天使面孔魔鬼心。

 “好的长官。”

 “所以?”她拾起话头。

Eggsy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来嘛,你都和他谈(speaking)了三小时了,现在你肯定知道点什么的。”

 “是发短信(texting),Rox。”

她双手抱胸,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叫Harry,是个裁缝,他拥有一家店,还有一只叫泡菜先生还是类似蠢名字的狗。”他的语气弱了下来,“我只知道这些。”

Roxy的脸几乎是扭曲了,直到她终于记起她还得对顾客展现出愉悦的表情。Eggsy已经受够了在这家讨厌的超市里理货——他没法再去想象像Roxy这样在客服中心工作的痛苦生活。

或许她就是有这样坚韧的一面。老实说,想不喜欢她都难。

 “然后你还没有约他出去?按这样的速度你绝对没机会结婚了。”她怪他,眼睛扫视着短信。

Eggsy再熟悉不过的“悦耳铃声”传来,是超市的广播系统,随即一个单调的声音——或许来自某个像他一样憎恨这工作的人——开始播报寻人启事。“请Roxy前往收银台,再重复一遍,请Roxy前往收银台。”

Roxy的神情透着许厌恶,她把手机丢回他手里。“快向他求婚。”

然后她走了。

 

•••

 

回家的路途不再像过去一样乏味,虽然一切如常,但Eggsy今天有了个新朋友。

朋友。

Eggsy实际上并不了解他,只知道那个男人随机分享的一些信息。噢对。Eggsy还知道他是本周以来他见过的最帅的男人。

而且Eggsy真的真的很喜欢和他聊天。

这不像是他对Roxy的那种喜欢——他喜欢和Roxy聊天是因为她语言风趣,他俩几乎一拍即合,相处得很自在。

和Harry聊天是类似的感觉,但又有不同。他的话语间带着深意,让Eggsy总得反应得快些才能跟上他的速度。

或许是因为他们依旧陌生,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天差地别。但不论如何,和Harry聊天令他兴奋不已。

 

•••

 

有一只马那么大的鸭子,还有一百只鸭子那么大的马,你更愿意和谁打一架?

他立刻收到了回复,鉴于现在是凌晨一点,这速度真感人。

马。

你回复得好快。你是不是经常想这件事

这答案很合理,不是吗?一般大小的鸭子已经足够凶残了,即便只是一只小马大小的鸭子我也无法想象它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是这样没错但你的前提是那鸭子实际上是一只超大的鸭子,而不是一只被放大了的普通鸭子

我看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

不呀这道理很简单,如果你放大一只普通的鸭子,它的组成还是原本的原子,它只是比原来大了,所以它的力量还是和正常鸭子一样

但如果你缩小了一只马,它还是原本的组成所以它就和普通马一样厉害只是它更小了而且有100只等着你呢

你完蛋了亲

我承认错误,那些马大概会踢死我。但我有个问题,你经常思考这个问题吗?

看着这条信息,Eggsy迸出笑声。

噢对呀,必须时刻准备着

这倒是。

不过我现在得去休息了,明天见。祝你睡个好觉。

明天见。

Eggsy不知道自己对明天有何期待。一来他又可以见到Harry了,或许他有机会好好欣赏男人的外表,也有机会多了解他的为人。

但也有一种可能,Harry拿回了他的手机,从此不再与Eggsy联系。

老想这些事没意义,他的妈妈会这么说吧。

所以他放空头脑,抓着手机睡着了。

 

•••

 

第二天在公交上,Eggsy不仅是紧张,更多的是兴奋。车子越是接近Harry之前上车的站点,他越是七上八下。

只剩下两站路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当看见“我真的非常抱歉”的那一刻,他知道今天他不会见到Harry了。

真的非常抱歉,我今天不能赴约。我必须出趟远门,接下来三天都不能回来。

你在哪,该死的纳尼亚吗?

让你失望了我很抱歉,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方便。

我没生气,我只想知道你去了哪需要这么久才能回来

俄罗斯。

胡扯,讲真的吗?你去度假了?

可惜不是度假,是公事。

Eggsy低声笑了。

怎么,加急的制衣订单吗?

差不多。 

哇哦别说得这么含糊好吗?

他没再收到回复,他决心再也不会提起Harry的工作。

 

•••

 

工作时间很快结束了,其间充斥着一箱又一箱全部需要上架的罐头。

他只在下班与Roxy道别后才又给Harry发了信息。

那星期五怎么样?

就星期五。

所以鲨鱼和狮子你更愿意和谁搏斗?

鲨鱼。

如此往复,他们的对话回归往日。

 

•••

 

星期五日渐临近,这些日子里Eggsy越发了解Harry,但他们不谈工作、朋友或是家人。只有一些小事,比如Harry眼睛的颜色,还有他早餐喜欢吃什么。

Eggsy似乎更喜欢这些细枝末节。

 

•••

 

再次与Harry相遇的感觉有些奇特。Eggsy见到他的那一刻,他就认出了那身西装,他的眼镜,还有他的发型。

他或许依旧是全英国最英俊的男人。

他们的视线相交,Eggsy咧嘴笑了起来。

 “嘿。”他出声叫道,Harry就在路的对面。

 “你好,Eggsy。”

Eggsy分神打量他,这么近距离看他似乎更加好看,这么想真是疯了。

Harry礼貌性地咳了几声,让Eggsy瞬间回过神来。

 “噢,对,手机。”他说,手伸进口袋掏出Harry的手机,“给,它毫发无损。”他说着把手机交给Harry。

Harry把他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感谢你的悉心照顾。”他真挚地说,“它对我很重要。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报答你的好意。可以一起喝杯咖啡吗?”

 “什么,像约会一样吗?”Eggsy脱口而出,又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对不起!抱歉,我只是有点紧张,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比我印象中的还有气场。说你有气场,其实我的意思是你比我印象中还要帅。我的意思是,你本来就很有魅力,但后来——后来我们聊天,然后——呃——我现在还是别说话了,我可以走——”

 “如果你愿意的话,它可以是约会。”

Eggsy睁大了眼睛,与Harry四目相对。

 “真的?”

 “我也非常享受和你聊天的感觉,我希望我们不要止步于此。”他表明心意,眼神坚定而专注,“那么,喝咖啡吗?”

Eggsy立刻来了精神,他笑得合不拢嘴,抬手挽住Harry的手臂,“咖啡听起来是个很棒的主意,不过得去星巴克,别喝 Costa[2]那垃圾。”

 “我同意。你要不这么说,估计我就得把你送回那趟公交上了。”

 “你这么喜欢我我很高兴。”

 “当然。”

 “……那,你更愿意和一只长着熊掌的鲨鱼,还是一只长着鲨鱼手臂的熊打架?”

 “我想鲨鱼没有手臂吧。”

 “随便啦。”


end

 

[1]原文为Lunchable,果壳网译为“方便午餐盒”,一款由午餐肉、奶酪和饼干组成的食品。卡夫一开始设计这款产品主要面向小朋友,所以Roxy会有“我才不幼稚”的辩解。

[2]Costa为始于英国的连锁咖啡店,中国官方译名为咖世家,个人觉得这译名实在是……不想用它。并且在我的印象里英国人更偏爱Costa,不太明白文里的两人怎么会是反过来的【望天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