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与樱之歌

Strange it should be Blue6 (Hartwin一战AU/TOY/国王的演讲)

这样的爱。

5-11:

WWI:1914-1918
Edward Brittain:1895-1918
King GeorgeVI on the throne: 1936-1952
WWII:1939-1945
01  02  03  04  05  SY


推荐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80533/  


STRANGE IT SHOULD BE BLUE (死亡来自蓝色)






1917(一战第四年,Roxy第一人称)-1939(德英宣战,乔治六世发表国王的演讲)

我站在327看着Gary Brittain离开。在今天上午Charlie Hesketh的未婚妻来到前线,我看到一个冷静而又崩溃的女人拒绝了搀扶一步步走下车,她抓住几个人问了点什么,然后我主动走到她的身前。
“你是谁?”我问。
Hesketh,”她回答,“Elaine Hesketh

Harry Windsor走在前往演播室的路上。Lionel Logue在他的身后,丘吉尔和张伯伦在大厅等着他。
“一个伟大的时刻,陛下。”主教开口。
“一切顺利,陛下。”丘吉尔说。
他继续向前,一路上每一个人向他行礼。

“我认识你的未婚夫。”我陈述,抱着铁盆看向她。
“我来找Merlin.”她说,高跟靴踏在泥地里仰着脖子。“带我去见他。”
“如果你是要确认Charlie Hesketh的阵亡,我可以告诉你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我没有动。
“我要见他的长官。”她重复,我听到那个声音里的颤抖。“我要见他的长官,护士。”
我们沉默了一阵,然后她再一次开口。“我很高兴你认识他。”她说。

他走过三道门,在最后的一扇之前其余人都停下。Lionel 陪着他继续向前。“还有多久?”他问,然后听到 Roxanne Morton的回答。
“不到三分钟,陛下。”这个已近中年的女人简短地点头,倾身将门合上。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段路。他再度点头,他站在走廊的这一段停顿了几秒,然后大跨步地向前走去。
“好运,陛下。”最后一个人对他这么说。

“你不相信他死了。”我说,Elaine Hesketh跟在我身后。
她没有回答。
我们站在327的走廊,我对她瞥了瞥头。
“他就在里面。”我说。转过头看向运输站的另一端。“我要送一个朋友离开,希望你能得到你想知道的。”
“谢谢你。”她说,然后重复了一遍。“谢谢你。”她说。



“你会被授予奖章,Logue.”他说,Roxy替他把衣服挂起来。
“我会拿它来当杯垫。”他的医生回答。
“还有一分钟,陛下。”Roxy开口。
“把你想说的说出来,”Lionel说。“就像你对我说过的那样。”
“他会希望你这么做的,Harry.”Roxy把窗户打开,她转回头微笑了一下。“我们都会希望你这么做,Arthur.”
“40秒。”门外的人说,Roxanne Morton拍了拍Lionel Logue的肩膀走出去。

“如果你在意大利碰到了Percy记得替我打招呼。”列车停在几步之外。我对Eggsy说,替他整了整军装。
“我当然会。”他保证。“等到这一切结束了,你想要一起去牛津?
“除非你和我一起去。”我笑起来。
“我会很好的,意大利战况没那么激烈。”他咧开嘴。Eggsy对着我敬礼,然后几步跳上了车。
“记得写信。”我大喊着挥手。我怀疑他他已经听不见我说了什么,但他对我挥了回来。

“20秒”
“当做你在对着我说,就像对着一个朋友一样。”Lionel说。
Harry Windsor看向演播室后面的墙壁。



我站在那里看着我的朋友离开,我看到阳光不是很刺眼。这是我第三次处在这样的位置上。
而战场上总是嘈杂的。我在走回去时这样思考。而运输营总是嘈杂并安静的。

他等待着,看到Lionel站在他的对面。Harry Windsor想到白金汉宫外聚集的群众,还有伦敦,还有更远的地方,在工厂里,在家庭里,并且都在收音机前。
“我现在非常、非常后悔我没有将你给我的那些书看完,Harry,”他在那一刻看见Gary Brittain,不是透过信件和纸张,而是在那一刻跨过时间和空间的距离站在他的面前。他的男孩微笑着,他能看到那些他已经遗忘了十几年的朝气又一次重现在他的眼前。“你知道我并不是那种能安静下来体会字里行间的人,尽管我愿意为了你去这么做。RolandVera写诗,我却不能给你写诗,他写到紫罗兰,飘扬过海的紫罗兰,写到他的未婚妻的头发和眼睛,他说那个女孩的眼睛里有整个四月。我无法写出你的眼睛里盛满阳光,或者你的头发,你的皱纹,尽管我热爱他们,你的每一部分。”

Eggsy在对他说话。Harry Windsor带着平静看到他脑海中的幻影。那些他们之间说过的话,在第二次世界战争爆发的前夕他感到这预示着战争的残酷必然被重演,但在那一刻发生之时所体会到这些残酷的价值和正确永远不应被忘记。

窗台仍然是空的,他用余光看向那里,他只能看到另一侧的墙壁。

“而当Roland念出他的诗时我想是的,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他的男孩继续,念出那些信上的字句,却带着与之不符的期待看着他。
他知道这是什么。Harry Windsor对自己说,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我看到弹坑里被余晖铺满金色,我想到你琥珀色的眼睛。我感到我被注视,Harry,我相信当你在海上看向天空时也会有同样的感受。我在那一刻感受到宁静,就像我们还在海边,走过栓木林,我们能躺在叶子上,看着更多叶子落下来,而在整个世界中我只能感受到你。”

Gary Brittain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下眨动他绿色的眼睛。
我想你有一天会成为国王Harry,”他说,用和Harry一样的平静微笑着。“而我宁愿相信我在为你而战。

红灯闪了四次。
Gary Brittain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空前的寂静。空前的寂静。

然后Harry Windsor听见他自己的声音真切地响起。

“In this grave hour,”
在这个严峻的时刻,”Eggsy Brittain靠在窗边,他探头看向底下的空地,“你不能期望我什么都不做,Harry.
“perhaps the mostfateful in our history.”
也许这是我们国家最生死攸关的时刻。19177月,我收到了Gary Brittain的第一封来信,
他被临时调往西线战场,我从信中得知了他的长官Merlin战死的消息。许久后我能知道索姆河战役在历史上永久被记住的原因,因为死亡,因为死亡不仅临近个人,而是整个庞大的帝国。

“I send to everyhousehold of my peoples, both at home and overseas, this message.”
我向每一位民众,不管你们身处何方,传递这一信息。
Harry Windsor的视线跨过演播室,他看到远处的房顶,树,他终于看到两三只鸟从画面中掠过,然后他的视线继续向前,他看到当一战的战前演说发表时他和Eggsy坐在他桑德兰的宅邸中聆听着他的哥哥的声音。

“你和他们是一样的。”LIonel无声地张口,他看到Eggsy站在他的医生旁边重复同样的话。“把你想的说出来,Harry.”他的男孩看着他的眼睛。
“Spoken with the same depth of feeling for each one of you as if I were able tocross your threshold and speak to you myself.”
和你们一样,怀着对此同样深刻的感受,就好像我正在和你们面对面的交谈。
他站在站台的内侧,Eggsy的母亲和妹妹紧贴着火车与他不断地挥手。他看着Gary Brittain上车,他的背影消失在更多的背影中,然后他的男孩从车窗中探头,双手扒在窗口。他看到Eggsy几次挥手,而他只能站在靠后的位置,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另一只手谨慎地挥了挥。

“For the secondtime in the lives of most of us, ”
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这是我们有生之年第一次经历战争。191711Eggsy告诉我他和舍伍德第十一林地军团被派往维琴察往北的阿尔卑斯山前线。“一路上我们受到了热情的礼遇,Roxy,人们给我们送上各种各样的礼物。我想也许去牛津可以再晚一年,你认为战后旅行怎么样我们可以去有异域风情的地方,比如说意大利。”
“we are at war.”
而这将是我第二次经历世界战争。却不是以护士的身份,而是一个战士,即将遵循着我们的国王和我们的King Arthur的旨意前往战场。我们留出了Galahad的位置,这位纯洁、已经到达天堂的骑士,我从不质疑这是为了谁而保留的空白。

“We have been forced into a conflict, for we are called, to meet the challengeof a principle which, if it were to prevail, would be fatal to any civilizedorder in the world.”
我们被迫面临冲突,因为我们是被号召去挑战一种信条。这种信条如果获胜,将是对全世界文明秩序的致命打击。
19186月,我收到了Gary Brittain的最后一封信。他告诉我他在新米西斯托山脉下的前线从奥军手中夺回了失地。这封信和那天的报纸一起送来,我不是家属,没有能够收到阵亡的讣告,但是我在那最后一列胜利之前的牺牲名单中看到了Eggsy的名字。

“For the sake of all that we ourselves hold dear, and of the world order andpeace, it is unthinkable that we should refuse to meet the challenge.”
为了我们所珍惜的一切,毫无疑问,我们不应拒绝迎接这种挑战。
我在1937年第一次见到Harry Windsor,我们的国王,Gary Brittain隐瞒了十几年的恋人。我对我的朋友做出誓言时感到像是将心尖上的裂口一针针缝合,而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想起我发誓定将不会忘记他们,感到仿佛那些与我共存了十几年的针线终于有朝一日得到解放。
他的男孩的最后一封信是Percy Morton带回来的。“我已经可以预见我们的胜利,Harry,这让我同样意识到我的存在将不再对我们的国家起到更多的作用。而如果我留下,也许我仍然能在意大利共享胜利的荣光,但我担忧那样的荣光将永远无法降临在我的头上。


“It is to this high purpose that I now call mypeople at home and my peoples across the seas, who will make our cause theirown.  
I ask them to stand calm and firm and united in this time of trial. “ 
为了这个崇高的目标,在此我号召海内外所有的子民,将我们的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 
请你们保证镇静和坚定,在此危难之时团结一致。 
 Gazelle 在Eggsy死后的几个月过世,那时停战协议已经签署,战火没能夺走她的生命,但疾病取而代之。我在她最后的时间里都与她在一起,我看到那些伤口和炎症怎样折磨她,怎样在日夜的痛苦中惊醒。我从未比那时更加渴求奇迹,希望我不必独自一人面对之后的生活。
她在冬天的夜晚离开,寒冷而潮湿,在她死前的几个小时她仿佛突然从病痛中被拯救。她的意识变得异常清醒,反复与我回忆我们一同在英国求学的日子。直到最后我让她睡一会儿,她仍旧拉着我的手,眼睛执着地看着我的。“Roxy。”她叫我的名字。“睡吧。”我说。
在那之后的一个小时她就离开了,死亡来得迅速,却并非毫无征兆。
 
“The task will be hard. “ 
他看到他们坐在礁石上。 “如果我们宣战,我会参军。” 他的男孩开口。 
 “答应我你不会这么做。”然后是他的声音。 
 “你知道我会。”年轻人的热量透过两层衣料和中间的一点空气,隔着衬衫晕染在他的皮肤上,海风从他们之间经过,隔着那一点空隙带走了他的全部温暖。 
 “而你知道我不会阻止你。”Harry Windsor听到自己最后这么说。 
 
“There may be dark days ahead, and war can no longer be confined to thebattlefield,” 
我们前方也许是黑暗,而战争也将不再局限于战场。 
 我在1920年拜访Elaine Hesketh和 Michelle Unwin,我尚且保留着我的朋友们交予我保管的东西。在Michelle Unwin的口中我知道了没有Eggsy频繁提到的Molly Hart,也直到那时我才终于重新思考Charlie在那一晚说出的话,并终于意识到那意味着什么。
我感到挫败,我猜可能我是我们四人中最后一个知道的,甚至Gazelle也不曾对我暗示她的猜测。可我也无法责怪他们。Harry Frederick Arthur George Windsor,这就是我们的朋友一直倾心的那位贵族,那时的约克公爵,现在我们的国王。

“But we can only do the right as we see theright.” 
但我们只能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 
 “我怀疑他们在检查我的信件,Harry,而只有这一件事我永远无法冒险。我听到传言David可能在战后退位,如果这是事实,我希望你能接任它,这让我能想到我们的胜利将在你的身上续写。
“明天将是最后一次突击,我不愿意让这件事拖太久,因为我清楚如果我犹豫,对你的思念将淹没我一切决定的勇气。我带着将死的心对你写下最后这封信,祈祷它能在阵亡通知书之前到达你的手上。我托Roxy的叔叔将这封信带给你,Percy是可以信任的人。”

“If one and all we keep resolutely faithful toit,” 
如果我们都能坚定信念, 
 “我们之间的记忆将永不褪色,”
他看到Gary Brittain从那个斜坡上跌下去,他的蓝色的眼睛终于永远地闭上。 
 我长时间地漫步在桑德兰,还有栓木林中,想象在几年前我们谈论起来也许有一天我们将一起在这条长白道上漫步。

“then with God's help,” 
那么,有上帝的庇护, 
 “你知道我爱你,” 
Harry Windsor在这一刻终于感受到那持续徘徊在他脑海内的高音散去。那提醒着他Gary Brittain的死亡,还有他需要继承下去的生命和意志。 
而他们终将再见。 
 我一步步走进海滩,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久违的宁静。战争希望我们能忘记这些创伤,但我不能,我也不会,这将是我对他们每一个人的誓言。
我们终将再见。

 “而我们终将再见。不是此生,便是来世。” 
我们将取得胜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和Gary Brittain的声音同时在胸腔中共鸣。 
 
We shall prevail. 
 


fin




5-11:写到最后我自己都哭了,这篇能写完真的非常、非常高兴,前排带太太 @七彩祥云子 下一篇彩蛋,更新时间轴

评论

热度(58)

  1. Sipher_Thornhill5-11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彩祥云子5-11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看到有GN从我的MV里获得一点灵感并且把文写了出来,好感动QAQ 不知道别人怎样想,我个人认为